广州便签纸价格交流组

一位30岁的离.婚.女性对天下女人的忠告,句句戳心!

女人健康养身常识2022-08-18 09:49:05

1.前男友

再没有比跟前男友酒后乱性更糟糕的事了!

我一边拉着床单遮住身子坐起,一边心头愤愤地想。

沙发处一声轻嗤传来,翘着二郎腿的秦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全身上下还有哪寸地方没被我看过啊,遮什么遮呢?”

小人得志怕就是他现在这副嘴脸,我嗅了嗅鼻子凉声而讽:“被狗咬了不指望狗当没这回事,自己总得留着点心,免得人面兽心发了狂又再来咬一口呢。”

秦乐不怒反笑,语气暧昧:“小悦,你是在暗示我……再上你一回吗?”

“滚!”

我直接扯了床单将身体裹住,再弯腰捡起地上凌乱的衣物,目不斜视地走进了洗手间并且砰的重摔上了门。

若说全怪秦乐是禽兽也不厚道,昨晚我是有模糊意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但是没想到一夜云雨之后的男人会是秦乐,我最不愿意见到的男人。

胸衣被挤得有些变形了,而打底的白衬衫上的纽扣就只剩了最上面两粒,脖子上还有斑斑痕迹可循,可见昨夜是有多疯狂了。我将牛仔裤套好了又把衬衫下摆系起在腰间,朝镜中看了眼,忍不住又想爆粗,居然脸颊酡红满面春风一副被滋润过的样子。

走出洗手间,本想直接忽略那沙发上的人离开的,但沙发是通往门边的必经之地,就在我要越过他身边时忽然面前横来一只长腿,并且听见他缓缓要求:“小悦,谈谈吧。”

我斜眼飘了他一下,嘴角噙了抹讽笑,“谈什么?跟前任约炮的感觉么?”

话落便要跨过他的腿朝门而走,但听秦乐嗤笑出声,“你昨晚对我可不是这态度,浪的不行……”我又有爆粗的冲动了:“你给我闭嘴!”

话音未落,我旁边的电视屏幕陡然而亮,悉悉索索声从里头传来。

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却觉一盆冰水兜头而下,全身血液都凝固住。

画面中的女人躺在床上,全身上下都没有穿衣服,身体的每一寸线条都被刻在影像里,那张女人的脸不是我又是谁?后面的画面便是不堪入目了,我半闭着眸,娇吟、轻喘,伸出手勾住男人的脖子,指甲在对方背上留下划痕。

镜头有意避开了男人的脸,却将我的神态与赤裸的身体尽露于外。

腰间一紧,秦乐从身后圈住了我,暧昧低迷的嗓音抵进耳膜:“小悦,你这张嘴可真不诚实,看看你昨晚叫的,可比现在招人多了!”

我全身僵硬着从齿缝中迸出怒骂:“混蛋!”

秦乐啧啧了两声,才缓缓道:“别急,原本拍下咱们恩爱的录像只是为了以后想你时拿出来重温,不过现在,我又改变主意了……”

话落时他似有意又无意的,呼吸划过我的耳后,敏感的脖颈立即一缩,我倒吸一口凉气,身体竟在刹那间激颤了下。闷笑声从后传来,秦乐志得意满地道:“看来,你的身体要比嘴更诚实。”

我恼羞成怒,又不敢激怒他,“你到底想怎样?”

他没有理我,反而将我拦腰抱起走至床边,放下我的同时也压了上来,并且将我的双手给钳制在头顶。

眼见近在咫尺的那双黑眸里有危险的光芒闪过,我急声而斥:“秦乐你敢再来!”

幽黑的眸子盯了我半响,忽而笑的很轻浮:“你不是问我想怎样么?我想要你。”

话落时他已俯吻而下,直接将我的唇堵住了用力吸吮,似知道我会在他舌头钻进来时咬一般,只是重吻了片刻就唇移到脖颈并且蜿蜒而下。

2.把你的条件提出来

此时不像之前酒醉意识模糊,每一下触感都能清晰抵达我的神经,当他的唇快吻到锁骨时我再也忍不住喊:“把你的要求提出来!”

但,身下一凉,秦乐已经冲了进来。

男人粗喘的呼吸声折磨着我的耳朵,“晚了,先干完这一回再谈吧。”

粗鲁的言语有意羞辱着我,可随着他开始律动我却忍不住轻哼出声。

秦乐衣服都没脱,慌不择路的拉开了裤链,而我身上的衣服刚才是白穿了,又一件件被扔到了地上。两人的身体紧到没有间隙,汗水从他额头滚落于我颈间,迷离的视线里那双幽深的黑眸除了情动外,清明一片。

他冷眼看着我沉入深深谷底,后来低头封住我的唇,大掌握紧我的腰,狠狠朝着最深处一顶,使我控制不住地叫出声来。

有几秒钟的时间,我没了意识。

结束后他翻身抽离,那处乍然一空,莫名的空虚感袭进心头。

秦乐没有顾忌我,直接点了支烟在旁吞云吐雾,俗称事后烟。

床上能遮掩的都被甩去了地上,我费力地捞起一件衣服时听见身后嘲讽的嗤笑声。明知多余,但还是没法就这般光裸地呈露于他视线下,却没料捡起的是他的西装。

终究还是拿西装遮住了重要部位,如此我才有底气跟他“好好谈”。

“把你的条件提出来吧。”我将之前“要求”改成了“条件”,因为以秦乐此刻的强势,根本无需对我要求。

他没急着回应我,只是眯着眸从烟雾里看我,还把一口烟吐在了我脸上。

然后笑了笑,伸手过来抬起我的下巴,眸光锁定我,语气却是吊儿郎当:“跟我结婚吧。”

四目相对里,我从他的眼中看到自己嘴角牵起讽凉的弧度:“你在开玩笑?”

他却倏然神色一肃了反问:“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我慢慢眯起了眼,“秦乐,你不会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吧。”

“分手不要紧,只要没分床就行,刚刚你不还叫很大声?”他语气露骨地故意调侃,使我脸难免一红。之前我还能推说是喝醉酒,刚才那次我可是在完全清醒状态下的,情动时忍不住哼出了声,被他察觉后更是有意使坏往那某一点撞击,最后我缴械投降任由他摆布。

忽然身上一重,秦乐又翻身压在了我上面,危险的目光不怀好意地扫了眼我胸口,唇角噙了抹坏笑,“你都这样了,不会还想嫁给你那未婚夫吧?想来他肯定对你身体十分熟悉了,不知道看见你与别的男人翻云覆雨是什么想法,还会不会愿意娶你呢?”

我微微一愣,“你怎么知道我有未婚夫?”

秦乐失笑,“你喝醉酒了在我怀中哭着喊着说你未婚夫如何负心,甚至后来还喊错我成他的名字,嗯?他叫梁小天?”

我又羞又恼,感觉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

今晚会喝醉酒正是因为我的未婚夫梁小天。说来也讽刺,明天我就要和他在半岛酒店举行婚礼了,可今天却收到一则匿名视频,以为是谁无聊发黄色视频过来,还一度怀疑是木马。可当看到男人右臂上的黑痣时我愣住了,男人抚摸在女人娇躯上的掌间,甚至还戴着我们一起去买的婚戒。

视频里的男人,是我的未婚夫梁小天。

委屈、愤怒无处可去,闺蜜陈瑶得知后拉我去“苏荷”买醉。

问调酒师要了一杯“红色马丁”,喝见底我就头晕目眩了,后面推过来的酒都来者不拒。

说毫无意识倒也不是,至少知道陈瑶扶着我进了房间又把我放在了床上。后来感觉有人压在了身上,滚烫的手在解我的扣子,我眯起眼只看到模糊的影像,本来还想挣扎的,但是手抬起了又无力地跌回原处,心里面想去他妈的,渣男都跟别人上床了——我怎么就不能随缘一回。

但哪里想到这一随缘,竟随缘到了秦乐身上。

3.离婚协议书

突觉胸前麻痒,一回神发现秦乐这头饿狼竟然又推开了我用遮掩的西装,俯吻在我的丰盈上,我用力推开他怒问:“你是只随时都会发·情的公猪吗?”

他眼睛微微眯起,表情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话:“居然有人把自己比成是母猪的。”

我被怼的面色发青,不经大脑的话连带着把自己都给骂进去了。

秦乐着看我,“怎么样,考虑好了吗?没考虑好我就再给你时间缓缓,刚好我干点别的事。”他作势又要俯下头去,我心头一急,连忙喊:“等一下。”

黑眸若定在我脸上,里头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我说:“秦乐,咱们都是成年人了,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你不会以为睡了我就必须得嫁给你吧。还有你拍的那录像我可以说是P图的,所以,你这个手段是不是太过老套了?”

看见那双眸子里有火苗蹿起,以为身上的这男人一如当年不能被激的性子,但见眸光一闪,他突然俯下脸来,气息扑在我唇角用极轻的语声缓缓道:“既然你说录像可以P图,不知道实时直播的视频会不会让人相信呢?比如,你妈。”

话落就见他拿出了手机在上方晃了晃,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混蛋!”我咬牙切齿地怒骂。

而他并不打算理睬我,一边按着号码一边道:“看样子你还没做好准备,就先给你家里打一通电话吧?”

心头大震,他知道我家的电话号码!

就在他按完最后一个数字时还特意把手机翻转过来给我看,上面赫然是我家中的号码,然后他的手指划向绿色通话键——我摁住了他的手。

愤怒、羞辱、委屈,诸般情绪从心头掠过,到最后只得无奈妥协:“我得先和梁小天签离婚协议。”小说里常写的婚礼前反悔的桥段,那都是骗骗小姑娘的,事实上婚礼只是一个形式,在这之前必须履行的法律责任是领证,我与梁小天的结婚证领在三个月前。

“这个你不用操心,我给你准备好了。”

不觉莫名,但见他从我身上起来走至沙发边,这才留意到那边茶几上放了黄皮纸的文件袋,等他回走过来时直接把文件袋丢给了我。

“都在里头了,只要你签名就行了。”

我惊疑交加地打开文件袋,里面有四份装订好的文件,而最上面的两份则是——

离婚协议书。

梁小天的名字已经签在上面了,女方位置处还空白着。

茫然抬头,惊愕询问:“你认识梁小天?”刚刚他还谎称是从我口中得知梁小天的,而现在却能拿出已经签过名的离婚协议,很显然,他有备而来!

而不是如之前所以为的,今晚这事是偶然。

只觉秦乐低眸敛来的眸光明明灭灭,读不懂其中的喜怒,却隐约让我有种危险的感觉。

他冷沉了语气对我一字一句:“对即将成为我老婆的女人,我自然不会马虎。怎可能连你的现状都不弄清楚呢?”

我愕然,“你的意思是……”他调查过我?

“别废话了,赶紧签字。”秦乐低喝,并且从他西装口袋里抽出一支钢笔丢过来。

我没得选。

明知可能被秦乐给算计了,但因有把柄落在他手上而不得不拿起那支钢笔。

在逼迫的视线里,我在空白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辛悦。

4.背叛

我与秦乐签了两年结婚协议。

协议上说从签订之日起夫妻双方必须履行夫妻义务,两年内不得有任何一方提出离婚,而在两年后协议终止,双方都不能干涩对方自由。

,我当时脑子晃了一下,问他今天不是周末吗,?

他戏虐地笑看着我说:让你回去拿就是了,保证下午有人给咱们公证。

在我签完字后秦乐俯身在我唇上啄了下,就拿着协议书走了,。

室内只剩了我,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我沉寂没多久立即起了身,去洗手间用凉水洗了把脸毫不犹豫地走出了门。

走出酒店忍不住抬头,还是苏荷酒吧,房间是在酒吧上面的,门前的遮阳刚好将我一半身子遮住,于是阳光洒在另半边的身上,似暖又凉,恍如隔世。

鬼使神差的,我竟打车去了半岛酒店,也就是原本我与梁小天要举行婚礼的地方。

进门时刚好听见婚礼进行曲在播放,心头微涩了下,原本这时候我应该也是主角。却在一夕之间,物是人非。

循声而走,音乐被门关在了一扇大金门后,隐隐约约从内飘扬出来。

抬头而看——金玉厅。

我蹙了蹙眉,婚礼细节都是梁小天在办的,印象中记得他说过我们举办婚礼的厅也叫金玉厅,说是印证了我和他是金玉良缘。

迟疑了下,伸手而推,在门被推开时我的目光也随望过去,然后,身体一寸寸变僵。

在我正前方十几米外的舞台上,一身黑色西装的新郎正执着新娘的手笑容满面。我在想,那套剪裁精致的西装是我花了多少钱买来着的?

梁小天说,西装是男人的门面。

于是我特意找了私人定制,为他裁制了这套黑色西装。

目光再落向那一地白纱的新娘,犹记得昨晚她将我从床上拉起来大喊一声——去TM的男人,我们喝酒去!

若不是亲自站在这里,我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会有眼前这刺眼的一幕。

本该今天与我结婚的未婚夫却挽着我闺蜜的手,接受底下宾朋的祝福,这是老天爷在跟我开玩笑吗?我不知道是被梁小天背叛了觉得羞恼一些,还是被陈瑶骗了更愤怒一些。

台上的他们也看见了我,面色惊变里眼神愕然,似乎想不到我还会出现在这里。

垂下眸,是了,我早该想到的。

秦乐拿出的那份离婚协议上,清楚明白写着他梁小天的名字。

这个男人早就打算要与我离婚而另娶,只是,为什么是陈瑶?为什么是我掏心掏肺对待的闺蜜陈瑶?

脚下踩着那块红毯慢慢走向舞台,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心尖上的刺,钝钝的疼,汩汩流血。

周旁谁在窃窃私语,谁又目含兴奋,暗流涌动里不乏有认识我的人,他们在等着一场好戏上演,而我,是个不喜欢让人失望的人。

我脑中想的是——先扇梁小天一巴掌呢,还是去揪乱陈瑶的头发,让他们这对狗男女没脸完成这个充满算计的婚礼?

然而就在离台子几步远时,眼前忽然一闪,有道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我。

目光回落,怔住,秦乐?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Copyright © 广州便签纸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