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便签纸价格交流组

那么爱我,又为何新婚夜强迫我签下离婚协议书

微晓邵阳2022-08-18 14:56:11


001 伤透离开


H市,秦氏国际

本该庄重的总裁办公室里,此刻正充斥着浓烈的酒气和情欲气味,尽显糜烂。

宽大的办公桌前,一个妩媚的女人,正被抵在桌沿处,双腿紧紧的缠住男人的腰,酒红的卷发随着身体的动作,划出妖媚的弧度。

叶以沫看着眼前的场面,唇角缓缓的扯出一抹弧度,笑得满心苦涩。

在她的角度,虽然只能看到男人的侧脸,却仍是不难看出,那个正在女人身体里驰骋着的男人,就是她的老公。

女人媚眼如丝般眯起的眼,蓦地瞠圆,终于看到了站在门前,一双水眸中已经没有了任何波动的叶以沫。

而怔愣的下一秒,女人便对着她,挑衅的弯唇而笑,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睨视着她。

旋即,女人缓缓的伸出舌,轻舔男人的耳垂,在男人浑身一颤后,她才在他的耳边,声音媚惑,挑逗的说:“晗,再大力一点。”

“小妖精。”男人哑声轻笑,身体果真更大力的动了起来。

在迷乱的欢爱声中,叶以沫轻轻关上门,退出他的办公室,转身离开,却并不潇洒。

而这样的场面,她到底见过了多少次?

家里,酒店,办公室,似乎到处都是他欢爱的战场。

就连他们去蜜月,此情此晗也没能停歇过一刻。

如果,再选一次,她还会不会自不量力的以为自己可以打动他?

“秦晗奕,我累了,这次真的没有力气再去拼命追逐你的脚步了。”叶以沫在心里轻叹一声,对这场婚姻,彻底的失望了。

既然,他的世界根本就容不下她,那她主动成全了他,又何妨?

挺直脊背,她一步步走出秦氏,忽略掉所有同情和嘲笑的目光。

终于,有新鲜的空气入肺,她带着自己最后的骄傲,走出了他的地盘。

叶以沫昂头望向蔚蓝的天空,太阳依旧明媚,温暖,而她的心却结上了永远都化不开的冰。

缓缓抬起手,抚上自己仍旧平躺的小腹,心头的痛便更深刻了一分。

孩子,妈妈带你离开,重新开始,好不好?

手机悦耳的铃声响起,她木然的接起,放在耳边。

“以沫,决定了吗?”男人好听的声音带着隐隐的不确定,却如暖阳般温和。

她昂头望向秦氏高耸入云的大楼,盯着他办公室的窗口看了好半晌,才痛苦的闭了闭眼,语气坚定的回道:“嗯。机场见。”


002离婚协议


叶以沫的长发,在风中凌乱,背影消薄,羸弱,好似随时都会随风飘走一般……

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手刚刚摸上车门,却又忍不住回望,看着那属于他的窗口。

秦晗奕,你真的从不曾爱过我吗?

那曾有过的温存算什么?我在你的心里,到底算什么?

“小姐,上车吗?”司机不耐的提醒声响起,叶以沫这才回了神,坐进了出租车里。

“司机,麻烦你,机场。”她的声音微微打着颤,无尽的伤痛里,却带着一抹坚定。

她咬紧下唇,放在膝盖上的手缓缓握紧成拳,隐忍许久的泪水终于决堤。

转头望向窗外,眼前的氤氲让熟悉的晗物全都变得模糊起来,而记忆却相反的越加清晰……

一年前。

书房中,秦晗奕在他和叶以沫的新婚之夜,将离婚协议书推到她的面前,“签字。”

叶以沫轻扯了一下唇角,尽量淡然的拿起笔,签上自己的名字。

秦晗奕眯起眼,眸光危险的打量着她,没想到她会这么容易就签名。

叶以沫不喜欢他这样的打量,只好出声提醒,“我签好了”

“女人,不要自作聪明。”秦晗奕收起离婚协议书,冷声警告道。

这个女人处心积虑嫁入他秦家,他才不信,她会这么容易就跟他离婚,不过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叶以沫皱紧眉宇,不解的看向他。

他让她在结婚第一天就签下离婚协议书,这么苛刻的要求,她都答应了,他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

“别以为以退为进,就能坐稳秦家少奶奶的位置。”秦晗奕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真真的将叶以沫当成了敌人。

叶以沫见他如此,只是微微勾唇,无奈的笑了笑,便提醒道:“离婚协议书上,你还没有签字。”

“签字?”他凉凉的反问一声,随即不等她说话,便嘲讽道:“我如果也签字了,这段婚姻还有什么约束力了?”

“你……”叶以沫被气得浑身颤抖,狠狠的瞪着男人唇角邪恶讽刺的笑意。

搞了半天,一纸婚约,约束的只有她一个人啊!

秦晗奕伸手钳住她的下颚,语气里的狠戾,似要将她撕碎般,“女人,你的心机也许能骗到我奶奶,但是千万别用在我的身上,要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放手”她瞪着他,虽未挣扎,却狠声警告道。

“你不过就是我秦家花钱买来的,没有资格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秦晗奕捏在她下巴上的手渐渐用力,怒火似乎已经到了一定的极限。

就在叶以沫以为,自己的下巴会被捏碎的时候,书房的门被人从外推开,全身只围了一条浴巾的周兰娜走了进来,皱紧绣眉,柔柔的唤道:“晗……”


003可怜的三


秦晗奕闻声,脸上狠戾的神色一瞬间散去,转身前,便已经换上了柔和的暖色。

他快步走向周兰娜,在叶以沫面前,毫无顾忌的揽上她光滑裸露的圆润肩头。

“洗完澡了?”秦晗奕温和关怀的语气,跟刚刚对我的暴戾,简直是判若两人。

“嗯。洗完了。”周兰娜点点头,黛眉仍旧紧皱。

“怎么了?”秦晗奕揉了揉她的眉心,语气里,透着一股子担忧。

“晗,可不可以对以沫好一点,别对她那么凶?”周兰娜扯扯他的衣袖,大大的眼中,带着明显的恳求。

叶以沫看着她这足以假乱真般的表演,忍不住缓缓勾的唇角,笑得极其嘲讽。

周兰娜视线微转,正好看到她唇角的嘲讽笑意。

旋即,一双大眼中的情绪瞬间变成了受伤,泪水在灯光下,不停的闪动。

“怎么了?”秦晗奕察觉到她的不对,边问边顺着她的视线向叶以沫望去。

随即,他大怒,松开她的肩膀,冲到叶以沫的面前,捏住她的胳膊,用力将她从沙发上拉起,大声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什么意思?”叶以沫嗤笑着反问。

明明知道她什么意思,还硬是要问,他不是在替周兰娜捡骂吗?

“晗,算了。”周兰娜赶紧跑上来,继续表演,“晗,以沫心里怪我也是应该的,她才是今天的主角,才是你的老婆。”

她颤着声,将一句话说完,白皙的脸蛋上已经布满了泪水。

秦晗奕一把甩开叶以沫,拧紧眉,不胜其烦的低吼道:“好了,别哭了。”

“晗……”周兰娜一惊,没想到他会如此。

秦晗奕微侧头,目光狠厉的盯视了叶以沫一眼,才不算温柔的扣住周兰娜的手腕,向门口走去。

“咣当”一声,书房的门被关起,叶以沫也无力的跌坐在了沙发上。

这就是她的新婚之夜,老公揽着情人去洞房……


004新婚之夜


秦晗奕的奶奶为了让叶以沫和他多多培养感情,尽快有夫妻之实,特意让他们二人,搬出了秦家的大宅,住进了一套两百多平米,却只有一间卧房的公寓中。

可是,这样的美意,最后竟是让叶以沫在新婚之夜,连个睡觉的卧房都没有,只能睡书房。

夜凉如水,她一个人卷缩在沙发上,怎么都无法入睡。

最后,她只好起身,走出书房,准备去要床被子。

她走到公寓里,仅有的一间卧室前,刚想敲门,就被里边暧昧的声音惊得收住了手。

男人粗噶的低吼,女人柔媚的呻吟,两种声音交汇在一起,难听得让她忍不住捂住耳朵,不停的后退。

带着心里一拥而上的刺痛,她落荒而逃,躲进冷冰冰的书房,甘愿做一只缩进了壳里的乌龟。

她跌坐在沙发上,捂着发痛的心口,眼角渐渐变得湿润起来。

她以为她可以冷淡的面对他和他的情人,可原来沦陷的心,真的是不能自己。

“你在哭?”一道低沉,冷寒的声音突然响起,惊得叶以沫浑身一激灵,震惊的看向门口处,便见秦晗奕一身浅灰色睡衣,手臂上搭着被子,不知道在书房门口站了多久。

被他看到自己哭鼻子的窘态,气得她顿时怒火升腾,“你进来为什么不敲门?”

“这是我的书房。”秦晗奕沉了脸色,语气微怒。

“你……”叶以沫被他的话堵得哑口无言,胸腔里的怒火交汇着心里的委屈,竟是指着卧房的方向,对他大吼,“那还是我的卧房呢!”

“你终于说出你的心里话了。”秦晗奕用力将被子扔到她身上,“亏兰娜还担心你会冷,让我来给你送被子,你居然挖空心思的想要爬上我的床。”

秦晗奕气得胸膛起伏,也不知怎的,他从认识眼前的女人开始,就总是有股无名火烧在心间。

被子扬到叶以沫的脸上,遮住她的视线。

待,落下后,她才看到,他的黑眸已经被怒火烧成了红色,就好似他眼前的她,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一般。


005骂她下贱


刚刚虽然视线被遮住,但她的耳朵可没有问题的,他的话自然毫无遗漏的听入了她的耳中。

此刻她才明白,自己的愤怒,不过是佯装的坚强……

而他,只要一句话,就足以将她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中。

她再也没有了刚刚的气焰,别过头,不看他,漠视已经是她最后捍卫尊严的武器了。

那话如果是别人说的,她也许会怒不可遏的回嘴,但偏偏就是他说的,她爱的男人……

难道,就因为她的继父贪财,将她卖进了秦家,她就成了爱秦虚荣,处心积虑的女人?

他见她败下阵去,半晌不语,胸腔中的怒火不但没有得到一点的缓解,反而胀得要破胸而出一般。

他讨厌极了这种被她牵动情绪的感觉,狠狠的瞪她一眼,大步走出门,大力的甩上书房的门。

一声巨响后,整间书房再次陷入死寂的静……

叶以沫无力的靠坐在沙发上,这一夜,彻底的无眠了。

才新婚第一天,日子已经这么难过了,接下来的日子,她该怎么办?

苦苦的一夜煎,她大脑一片空白的睁大眼,看着窗外由昏黄的灯光到阳光乍现。

天,终于亮了……

她必须要和秦晗奕谈谈,如果,周兰娜住在这里一辈子,她是不是要睡一辈子的沙发?

她就算没有权利管他有多少女人,却必须捍卫自己的权益,不能让自己的生活一塌糊涂。

叶以沫走出书房,进了浴室,好好的洗了个澡,昏沉了一夜的她,这才清爽了些。

可是,才一洗完澡,问题就来了。

被她穿进浴室的衣服,还是昨天酒宴时穿的礼服,再穿上身,视乎也有些不妥。

想想现在的时间还早,估计那两人折腾了一宿,也不会起那么早,便扯过一条浴巾围在身上,准备去衣帽间找件干爽的衣服。

但,待她拉开了洗手间的门,视线对上手里拿着一杯白水的周兰娜时,她才知道什么叫冤家路窄。

周兰娜上下打量叶以沫一眼,瞥了下唇,鄙夷的嘲讽道:“下贱!”

006 衣不遮体


叶以沫强忍下怒火,冷冷的看着她,警告道:“周小姐,请你自重。”

真的无法想象,世界上,怎么会有像她一样演技的女人。

在秦晗奕的面前装出一副柔弱的善良,一到没有他的地方,就立刻换了嘴脸,嚣张跋扈起来,真让人恶心。

叶以沫别开视线,实在没有心情为了她这样的女人浪费时间,直接向衣帽间走去。

“贱人!你居然敢说我!”周兰娜压下声音,低声骂了一句,便快步冲上来,抬手便想一巴掌打下来。

叶以沫立刻握住她打下来的手,“周兰娜,别得寸进尺,我不怕你。”

“你一个贫民窟出来的贱人,不配嫁给晗。”她贴近我耳边,咬牙切齿的道。

“再不配,我也是清清白白的,周小姐呢?周小姐跟秦晗奕的时候,好像是陪酒小姐吧!”叶以沫本不想说这么苛刻的话,对周兰娜的出身,更是没有一点的歧视,但周兰娜一口一个“贱人”,实在是惹火了她。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身后猛的响起一声怒吼,惊得叶以沫瞬间便松开了周兰娜的手。

“晗……”周兰娜委屈的唤了一声,眼泪便落了下来。

这样的戏码,叶以沫见的次数太多,已经到了全无感觉的地步,便想越过周兰娜,去衣帽间换衣服。

她可不想围着一条浴巾,与秦晗奕据理力争。

而且,也没有什么好争的,秦晗奕根本就不会相信她的话。

可谁知道,就在她与周兰娜擦身而过的时候,周兰娜忽然拉了一把她围在身上的浴巾。

等她意识到浴巾下坠,伸手去扶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

叶以沫微愣,眸子顿时瞠圆,脑袋里“嗡”的一声,瞬间空白一片。

脸上的温度,瞬间上升,羞愤的感觉让她的全身不停的战栗着,竟是忘记了,应该弯腰去捡地上的浴巾……

而这时,耳边有传来周兰娜幸灾乐祸的声音,“呦!真够下贱的。这一大早的衣不遮体。”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广州便签纸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