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便签纸价格交流组

你们都下了飞机,他留在机上跳舞

南方航空报2022-08-22 09:19:38

飞悉尼,远程航线,周远航值夜班,闲着没事,他一个人在服务台练Poppin。有个旅客带着三四岁宝宝走到后服务台舒展腿脚,看见周远航在那儿扭,就让孩子跟着一起跳,然后小宝宝就开心地扭起来,“我配合他跳,大家都很开心。”

周远航的微信名叫:“远航爱跳舞”。他说:“跳舞就是我的精神食粮。”

CZ dancer成员难得的大合影,左五为周远航

今年2月,周远航飞迪拜,落地之后机组入驻的酒店就在海边。饭后,同事们结伴在沙滩散步,突然飘来一阵音乐。感觉突然就上来了,周远航主动要求给大家跳一段。

这段舞蹈被同事录制视频上传到了朋友圈。视频被另外两个喜欢Poppin(机械舞)的男乘——孟繁杰和樊慧龙看到了。2月19日,周远航回到广州,本来只是点头之交的三个人,因为共同的爱好,聚到了一起。在宿舍楼下的烧烤摊,他们决定成立一个舞团。舞团的名字也是即兴起的——CZ dancer。

如今,CZ dancer有了一层官方身份——南航客舱部街舞艺术协会,周远航是副会长,孟繁杰是会长。协会目前共有成员18人(包括5名男生),都是来自客舱部的新乘,平均年龄大概22岁。
前排为刘欣源,后排从左到右依次为樊慧龙、周远航、杨杰、孟繁杰

这帮人中,“舞蹈疯子”可不少。

每次航班结束,乘客都下飞机了,送客的音乐还没有结束,孟繁杰就随着《缘分天空》跳起来。
刘欣源说,尽管执勤的时候穿着制服,而且客舱空间有限,在飞机过站等待上客的时候,会忍不住用手指跳舞。而罗丹丹也会在客舱内,自己打节拍练基本功。 

卢梦琦每次听到节奏感比较强的曲子,都会不自觉地扭动身体。“穿制服的时候会克制,还好飞行时很少有机会听到很嗨的音乐”。有时走在路上听到比较劲爆的音乐,卢梦琦会在脑子里复习舞蹈动作,但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跟着扭动。直到身边的朋友哄笑起来她才醒悟。 

从左到右依次为陆甜缘、罗丹丹、田静、 卢梦琦、李敏格

“在繁忙的工作间隙,我们通过舞蹈调节,减轻压力。”周远航说。

“如果感觉有点累,可能就放点舒缓的音乐,做身体的rolling和wave,练练控制。如果今天挺开心而且精力比较充沛,可能就做点poppin,锻炼自己的爆点。”刘欣源补充道。

CZ Dancer的风格以JAZZ(爵士舞)和Poppin(机械舞)为主,集体排舞基本都选JAZZ(爵士舞)、Poppin(机械舞)和Breaking(霹雳舞)。想加入舞团,需要录制一段30秒以上的视频发给四人评审小组,大家审议通过了,才能加入。“有时候会遇到擅长民族舞的同事来咨询,我们都婉拒了。”

他们有个小小的梦想。 “如果可以策划一次融合舞蹈元素的航班就好了,气氛可以high一点,客舱内配舞曲,男生可以模仿机器人来迎客,女生在机舱会比较有律动的节奏,爵士来做安全演示,服务环节完了再跳一段来放松筋骨……展现出我们的激情和热情感染旅客,让他们觉得今天这个航班很不一样,”罗丹丹说。

“我们还希望能安排协会的人集中飞行,带着舞团的旗帜,去罗马,去阿姆,以及南航所有的通航点,来一段快闪。“孟繁杰说。



图片由本人提供


“虽然,跟舞蹈界的大牛们比起来,我们的水平只算是爱好者,但是还是很想去世界各地展示南航员工阳光、青春的一面。”周远航说。

文/本报记者 孟永宁

图/除署名外均为曾健


Copyright © 广州便签纸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