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便签纸价格交流组

男人“爱你”和“爱上你”差别到底在哪里?

厨师找工作2022-08-21 07:07:48


第一章

夏夜,心躁。

“盛七七!立刻从我身上滚下去!”傅寒遇怒视着骑在他身上解开他睡衣扣的女人,沉眸冷喝!

盛七七不依不饶的压低身子,紧紧圈住男人的脖子, “我不!你今天晚上要是没有满足我的话,也休想出去!”

她低头吻住男人的嘴,他偏头躲开,她就朝着他的脖子发泄般乱咬。

盛七七心里窜着一团妒火。

一个月前,傅寒遇把奄奄一息的江雪柔抱回家来养伤,天天悉心照顾那个女人,就再也没有碰过她。

眼睁睁看着自己爱进骨头里的男人整天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操碎了心是种什么感觉?

她好几次都想买凶杀人!

“怎么?我的身材还不如那个一把干柴似的江雪柔?”

“你?你连雪柔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呵!可她现在那副马上就要进棺材的死样子,总不能跟你上床吧?”

“刺啦!”一声,盛七七用尽力气撕开了男人睡衣,男人紧实健硕的身材一览无遗,就连他身上深深浅浅的疤痕也能在夜灯中张牙舞爪着性感。

盛七七仍不罢休的把手往男人裤子里伸。

女人身材凹凸有致,肤若凝脂,一把捏下去弹而紧致,能将男人身体里的雄性荷尔蒙全部勾引出来。

傅寒遇身体里的欲兽早已咆哮嘶吼,无法自控。

他忍耐到了极限,咬牙一巴掌拍下,捏在女人的臀上,翻身就将她压在身下,“盛七七!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薄毯被男人拉起,将两人贴合的身体掩盖包裹,他将她的身体狠狠拉向自己,恨不得将她按进自己的身体里……

意乱情迷间,女人的双腿紧紧圈附住男人窄健的腰身,迎合他疯狂的冲撞。

他没有像以往一样跟她缠绵深吻,却照旧低头含住她颈上项链吊坠在舌尖舔舐,就像那坠子能带给他所有的巅峰快感……

门在此时被拍响,传来管家焦急不安的声音,是住在楼上的江雪柔病情恶化了。

身上的男人突然抽身离开,盛七七的心蓦地一空,她拉着毯子坐起来,朝着男人快速消失的背影大声喊道:“傅寒遇!你不准上楼去!”

傅寒遇未作回应,整整一夜未归……

天光破晓。

一夜未眠的盛七七打开三楼客房的门,看见江雪柔还在静静安睡,那女人有美好的侧颜……

她心颤颤的走过去……

愤怒,嫉妒,怨恨在她的心海里翻涌,此刻她只想杀了这个破坏她婚姻的第三者!

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双手不受控制般用力掐住江雪柔的脖子,妒恨早已迷了她的心智,眸子里一片猩红。

“你去死吧!我才不怕下地狱!”

江雪柔的垂死挣扎在她看来全是威胁,所以她不能松手,她要清除这个威胁!

让乖巧懂事,优雅大度统统见鬼去吧。

她不能让小三都骑到头上来了,还视而不见!

砰!

门被推开!一群人疾步进了客房!

下一秒,盛七七的手腕就被强而有力的手掌握住,一把甩了出去!

她脚下一崴退开好几步,站稳后看见一脸阴沉的傅寒遇抱着江雪柔,他怒火滔天的样子像是有人碰了他的逆鳞,“盛七七!滚!”

“为什么是我滚?”盛七七指着床上的女人,气得发抖,“这是我家!该滚的是不要脸住在我家赖着不走的江雪柔!”

傅寒遇眼中的光芒淡淡流泻着轻视,“你家?婚前财产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章

盛七七心上被狠狠扎了一刀,她不在乎婚前财产和她有没有关系,可傅寒遇紧张关爱其他女人的样子,让她胸口闷闷发痛。

喜欢了他14年,结婚这一年,除了在床上能听到他暧昧带笑的夸赞,他对她向来冷言少语,更遑论紧张和关爱。

盛七七想要高傲,可笑意却着实苦凉,“你千辛万苦把她从别人手里抢过来,是不是想等着她好了,就把我这个女主人从这幢房子里赶出去?难不成你还要为了她跟我离婚?”

“为什么不能?”

傅寒遇把江雪柔交给医生后站起来,长腿优雅迈向盛七七。

盛七七有点慌了,“傅寒遇!你敢和我离婚试试!”

“我有什么不敢?”

盛七七被傅寒遇两句反问问得不知所措,他眼里的冷漠绝情竟跟他的衣冠楚楚、俊容英貌毫不违和。

她这才发现,无论她家世多好,在傅寒遇面前,她永远都是弱者。

因为她爱他,他不爱她。

因为她怎么都舍不得离开他,所以他可以任意欺负她,甚至外面抱回一个女人来羞辱她。

他有什么不敢?

他只要不爱她,他什么都敢。

不敢的从来都只有她盛七七一个人而已。

“怎么?”傅寒遇俊脸逼近盛七七,“你还想故伎重演?想让你那个只手遮天的父亲出面,用逼我跟你结婚的方式,逼我不准跟你离婚?”

盛七七背脊发冷,她望着傅寒遇的眼睛开始闪躲,“我,我没想……”

男人狭长的眸中倾泻着冷傲霸气的笑意,“是吗?你大可以把你父亲搬出来试试,看看今日他还能不能奈何我。”

盛七七知道,傅寒遇从没跟盛世集团有过合作项目,他也从来不屑粘盛世集团的光环去做任何事,他的商业帝国都是他亲手一砖一瓦搭起来的。

如果不是那场她强要来的盛世婚礼,甚至不会有人知道傅寒遇是大名鼎鼎的盛又霆的女婿。

他有资本不畏惧任何人。

只见那素来冷冽的男人睐了管家一眼,淡淡开口,“林叔,拿离婚协议给她签字。”

盛七七怔在当场!

离婚协议?

他早已有了离婚的准备和打算?甚至提前准备好了离婚协议?

她喜欢他14年,她的奋斗目标从来都是在一起,而不是分开。

他不爱她,她知道。但她也知道他的素养和人品,他是有责任心的优秀男人,不能给她爱,他们也可以相濡以沫的过一生。

离婚?

她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这种结局。

“你真要为了这个女人和我离婚?”问出这句话时,盛七七的气息颠颤,差点精神混乱。

“不然呢?”

“我不签!有本事你杀了我!” 盛七七逃似的转身跑开!

傅寒遇的长腿迈开便追了出去,盛七七听见脚步声,跑得更快,刚刚跑到楼梯口,就被傅寒遇捉住。她激烈挣扎,他干脆兜着她的腰一抱扛在肩膀上,回身就往客房快步走去!

盛七七用力捶打傅寒遇的背,“我不会离婚的!傅寒遇,你休想跟我划清界限!我这辈子死了也要把你的骨灰和我的埋在一起!”

第三章

盛七七被摁在书桌边上。

傅寒遇左手像绳索紧紧勒住她的双臂,他的身体紧紧贴着她不让她动弹,却不是和她做最亲密的事,而是将笔塞进她的手里,用右手控制住她的右手,强迫她签下自己的名字!

盛七七拼命扭动,声嘶力竭的大喊,“傅寒遇!你为了外面的女人逼你的结发妻子离婚,你不得好死!”

“呵!不得好死?我傅寒遇从来就不惧怕什么不得好死!”

江雪柔从没想过盛七七会是如此刚烈的性子,她一直都听打探消息的人说盛七七是盛世集团盛又霆的独女,掌上明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偏偏一副性子生得好,温柔懂事,知礼识节。

江雪柔本以为对付不了大度的女人,可如果盛七七要这么闹,她就有胜算了。

谁让她和傅寒遇青梅竹马,曾经还有意救过他好几次性命呢?

江雪柔心中冷笑,坐在床上,捏紧了被角,眼泪流下来,楚楚道,“寒遇,要是今天她不把字签了,我干脆自己死了算了,反正也会死在她的手上。”

江雪柔这句话才一落下,傅寒遇手中的力道更狠,直接握着盛七七的手,写下了盛七七的名字,扔下笔,掰开她紧紧握成拳头的手指摁在红色印泥上,指纹压在“盛七七”的三个字上!

一气呵成!

盛七七一直没在傅寒遇面前哭,她想要在这件事情上再坚强一些,她看过的所有爱情都在教她,爱一个人,是一段属于勇士的征途。

要耐得住寂寞去等候,要不计得失的去付出,要忍得了苦痛带来的煎熬,她一一照做了。

她是在爱的征途上英勇杀敌的勇士!

她是无所畏惧的勇士,总有一天她可以征服傅寒遇!不但要得到他的人,她还要夺取他的心!

可当她的手指印压在名字上的时候,她看见红色的指纹就像滚烫烧红的烙铁,狠狠的摁焊在她的左胸口,痛得她全身颠颤。

那个指纹按上去那一瞬,她感觉到灵魂深处的信仰瞬间就崩塌了,那些她经过千辛万苦,亲手一砖一瓦堆砌起来的“我爱傅寒遇”全部成了废墟。

14年的辛苦她不怕,可她怕自己的辛苦化成一堆可以被风吹得四散的尘土,抓都抓不住。

她哭了,那悲怆的哭喊声,仿似正承受着肝胆俱裂般的痛苦。

她喜欢傅寒遇,便告诉父亲想要和傅寒遇做同桌,父亲动用关系,让他们顺其自然的一直做同桌,谁的同桌都换了,只有她的同桌没有换过。

在她的心里,傅寒遇是一个从中学开始就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男人,没有任何女人可以分享!

有了傅寒遇,她才知道什么是自私偏执的占有欲。

她让父亲出面威胁傅寒遇娶他,可他只领证不办婚礼,她又逼他办婚礼,他用公婆都不出席婚礼的方式回击她。

她不择手段得来的婚姻,终于开始报复她了,让她痛苦到不能自抑。

盛七七双手捂着头,用力抓紧了头发,她看见傅寒遇冷着铁霜的脸把离婚协议书递给管家,“马上拿去办掉!”

管家刚要接过,盛七七扑过去抢过离婚协议书,一把撕掉,将写了名字按了手印那半页纸揉成一团塞进自己嘴里!

房间里安静下来,只看见眼睛里不断涌出晶莹泪水的女人闭着嘴用力嚼着纸,她的眼睛如凶兽一般瞪着傅寒遇,一瞬不瞬,最后把那些纸吞了下去!

盛七七唇片颤抖,仰着高傲的下巴,微笑,“傅寒遇!想离婚?等我成了你亡妻的时候!”

傅寒遇心脏剧烈颤动,一个爱了他14年的女人,是不是都快要被他逼疯了?

他的手指攥紧马上松开,眼中一抹剧痛之色转瞬即逝,几不可察。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广州便签纸价格交流组@2017